洪金寶:不要總唱衰港片,而是要鼓勵丨對話

洪金寶:不要總唱衰港片,而是要鼓勵丨對話
2022年07月31日 17:38 新京報

洪金寶坦言練功雖苦,也算是一段單純的日子,練功夫比較枯燥乏味,偷懶了還會被師父“暴揍一頓”……

  洪金寶執導了《七人樂隊》中的《練功》。

  由洪金寶、許鞍華[微博]、譚家明、袁和平、杜琪峯、林嶺東[微博]、徐克七位導演執導的電影《七人樂隊》于7月29日在全國公映。作為華語功夫片和動作電影的杰出代表之一,洪金寶此次為《七人樂隊》執導了帶有自傳性質的故事《練功》,“我出生在上世紀50年代,我拍的也是50年代的故事?!睆膭∏樯蟻碚f,《練功》以洪金寶童年的真實經歷為藍本,講述了一段師徒傳承的故事。他笑著說之所以選擇這個故事是因為自己以往沒拍過這樣的題材,這個年代可以代表著他的童年,他有很多記憶想和觀眾分享,早就想將這些記憶轉化為影像:“小時候練功,是影響了我一生的人生經歷。這段記憶,你現在拍,將來還可以回看。但隨著年紀漸長,你會忘記,如果患上老年癡呆癥,就再沒有機會拍了,《七人樂隊》讓我好不容易遇到可以自由發揮的機會,當然不可以放過?!?/p>

  和六位導演一起用膠片穿越年代,洪金寶感慨萬千,他表示,他們年紀都不小了,拍一部電影非常不容易。只要他能做,就會一直做下去:“我想拍戲,要是身體能行的話。就像現在,老天爺讓我能說、能唱、能想、能鬧,為什么不拍(電影)呢?不拍?上天給你的資源不是浪費了嗎?除非我真的走不動了,拍不動了,那才會退休了。(笑)”

  【創作】

  小時候練功很苦,但師恩難忘

  《練功》記錄了“七小?!钡木毠ν?,眾師兄弟在天臺練功時偷懶,被師父發現后遭到嚴懲,大家自此勤奮訓練。這段苦中有樂的往事讓洪金寶記憶猶新,他哈哈大笑著調侃“時代確實不同了。我師父(于占元)也算是走運了,如果現在他像當時那么教我們,他早就被關進牢里好幾次了(笑),現在很少有師父可以那么嚴厲地逼孩子苦練功夫。我們那時候就是那樣苦過來的?!?/p>

  洪金寶說,小時候有整整六七年的時間就是在“練功”。他們從早上七點鐘開始練,練到晚上十點半左右,中間停兩次吃午飯和晚飯,吃完繼續練,晚上念一會兒書再繼續練,每天都這么過:“我在學校逃跑過三次,最后一次被我爸媽逮住再‘送’回去。我媽媽在師父面前哭,我跪在我媽媽面前哭,看著媽媽那么傷心,我告訴她‘媽,你不要哭了,從此以后我再也不跑了’。那時候,我才知道她是真心希望我繼續練下去的,因為當時他們沒有時間照顧我,也不希望我在社會上沒有方向隨波逐流,如果有一位老師教我很正向的東西,將來我可以用這門技能照顧自己。那個時代的人跟現在的人不一樣,每個人就懂得老老實實干活,老老實實練功、干活、上班,就像我們只知道練功這一件事情,就要想辦法它做到最好?!?/p>

  《練功》講述了“七小?!钡奶炫_練功往事。

  回憶往事,洪金寶坦言練功雖苦,也算是一段單純的日子,練功夫比較枯燥乏味,偷懶了還會被師父“暴揍一頓”,但回憶這段往事,其實發現師恩難忘,“那時候你覺得(練功)只是痛苦,當你訓練(出師),在社會上‘行走’獲得成功以后,你才發現師父真的是不容易的?!薄毒毠Α分?,洪金寶的兒子洪天明[微博]出演師父,他在片場告訴洪天明自己師父于占元的一些習慣與風格,“他需要領悟出我師父的范兒,要有故事,要穩得住,天明悟性很高,他從小耳濡目染著我們練功的精神長大,所以能做到我要求的表演?!北粏柕接袥]有在片中添加致敬于占元的情節,洪金寶回答說:“不用刻意致敬他,我每天都會想我師父,都會跟他說‘師父,你好’,我對他的想念和感情在心中就行,不一定非得掛在臉上?!?/p>

  【寄語】

  希望電影和電影院可以卷土重來

  執導《練功》,洪金寶說自己足夠幸運,一是能夠找來具有武功基礎的小孩子,二是天公作美。本來拍攝所在的時間段在天氣預報中不是好天氣,孩童演員們也只有周六日能“開工”,好在每次他開機拍攝的時候都是陽光燦爛的天氣,他笑著感嘆“老天幫忙,天助我也!這些孩子有點功夫基礎,但完全不會演戲。你必須要很耐心地教他們,不能把他們嚇到了,慢慢地讓他們接受、了解鏡頭,才能呈現出真實畫面。其實這次拍攝對我來說是比較簡單的,我很佩服其他六位導演,他們拿著有限的預算拍出那么好的短片,我這次不用自己翻、自己打,整體來說,(拍攝)會舒服一點?!?/p>

  在《練功》中,洪金寶的兒子洪天明出演師父。

  《七人樂隊》每一個導演,負責執導一個故事,《練功》僅有十多分鐘,洪金寶說自己也覺得意猶未盡,如果有機會他也會想把這個故事改成長片,比如當時他們那些孩童究竟怎么練功,比如師弟成龍[微博]、元華、元彪[微博],每個人都有很多兒時故事可講。很多人將洪金寶這一代的功夫演員稱為“港產武俠片最后的榮光”,洪金寶也聽過這個說法,但并不想就此承認這種“不復當年”的論調:“大家總說港產片衰弱很多,可大家都是看港產片長大的啊,應該鼓勵它,而不是總是笑話它。二三十年前你會因為它驚喜,現在卻是去吐槽。我們應該給它機會,尊重它、支持它,不能一味唱衰,就像現在,各種各樣的媒體形式興起,我也總呼吁大家不要放棄電影院。電影從我們小時候放映到了現在,從黑白到彩色,有了2D,又有3D,每一步都不容易,如果現在我們放棄了,真就太可惜了,我每時每刻都在期待電影和電影院可以卷土重來?!?/p>

  【專訪】

  年紀大了也要堅持努力,要讓每天都開心

  新京報:現階段你心里對拍電影、對挑戰動作戲,達到自己的目標了嗎?

  洪金寶:沒有,我現在反而覺得自己越來越不會拍戲。

  新京報:為什么會這么說?

  洪金寶:有些影迷總是說,電影不行了,洪金寶老了、不行了,我就奇怪,難道他們不會老嗎?我真想對他們說,不會老的人只有一種,就是他死了就不會老了。其實一個人老是很正常的,也應該得到尊重,當然不是說他們不可以這樣說我,我是沒有關系的,隨便怎么說都行。但我認為要尊重老者,因為他們年輕時候也付出很多,不能說這個人老了,就和以前不一樣了,盡管年紀大了,老人也還在堅持努力啊。

  新京報:也有人一邊心疼你,怕你拍戲辛苦,一邊也想繼續看你參與的電影?

  洪金寶:拍電影不可能不辛苦,我從年輕到現在都是這樣一直辛苦過來的,你要做這一行就得辛苦。其實,哪怕在寫字樓拿支筆在那兒寫,不辛苦嗎?他們有他們的辛苦,怎么辛苦是無所謂的,做這行就要接受(辛苦)。

  導演洪金寶在《練功》拍攝現場。

  新京報:如果《七人樂隊》重新再拍攝一次,你還會繼續參與嗎?

  洪金寶:看吧,有機會的話,時間夠的話,本錢要大一點兒才行,給一丁點兒錢不太好拍?。ㄐΓ?。

  新京報:如果拍未來十年,你還想表達什么?

  洪金寶:洪金寶200多歲發生的事情(笑),但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未來是怎樣的,未來也好,什么時候也好,天下太平就是最好。

  新京報:如何評價現在你的狀態?

  洪金寶:我盡量要讓每一天都過得開心,我想做的事情太多了,我還要繼續去做。

  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責編:Mia)

洪金寶

娛樂看點

熱門搜索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