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基本法》導演沈嚴:讓天才落地

《天才基本法》導演沈嚴:讓天才落地
2022年08月01日 18:34 新京報

《天才基本法》導演沈嚴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讓天才落地,是這部作品在改編上面臨的首要問題。

導演沈嚴堅持男主角可以不完美。導演沈嚴堅持男主角可以不完美。

  劇集《天才基本法》根據網絡作家長洱同名小說改編,由沈嚴[微博]執導,講述少女“林朝夕”(張子楓[微博]飾)經歷雙時空之旅,與父親林兆生(雷佳音[微博]飾)和初戀裴之(張新成[微博]飾)攜手,在數學領域重拾信心,為追尋真理與愛而拼盡全力的故事。日前,該劇導演沈嚴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讓天才落地,是這部作品在改編上面臨的首要問題。劇中穿越到芝士世界的林朝夕跟裴之反目,包括裴之“發瘋”“黑化”等種種情節也引發網友討論,沈嚴坦言,對此他確實冒了很大風險,在做劇本的時候,策劃團隊也有人提反對意見,但是沈嚴堅持,“男主為什么不能是一個不完美人格的人?他就是有缺陷,甚至這個缺陷還挺大,即使他是一個天才?!鄙驀捞寡?,他承認這樣的改編對裴之這個人物來講,是有損傷的?!拔覀冇盟膿p傷去完成了更大的劇情推動的部分?!?/p>

  故事:親情排位第一,數學其次,愛情最后

  《天才基本法》故事采用了“時空平行”的結構,劇中的兩個平行世界被稱為“草莓世界”和“芝士世界”。擔任學校會計的父親林兆生“老林”(雷佳音飾)突發意外臥床不起,并被發現得了阿爾茨海默癥,女兒林朝夕(張子楓飾)在經歷巨大沖擊后偶然穿越時空,回到了2008年芝士世界的童年林朝夕身體里。在現實的草莓世界中,認清了自己并無數學天賦的林朝夕選擇了和世界妥協,放棄了自己熱愛的數學,大學學了她并不熱愛的哲學,人生變得平平無奇。當穿越到芝士世界之后,一切又有了重新來過的機會,林朝夕希望可以重新為了熱愛的數學努力拼搏一次。

沈嚴希望能拍一部中國的《當幸福來敲門》。沈嚴希望能拍一部中國的《當幸福來敲門》。

  提及對《天才基本法》感興趣的初衷,沈嚴表示,十幾年前的時候,他看過一部電影《當幸福來敲門》,非常喜歡,他希望自己能拍一部中國的《當幸福來敲門》。直到騰訊影業向沈嚴導演推薦了《天才基本法》小說,這就是他心目中中國版的《當幸福來敲門》。在聯合開發的過程中,將書中的故事影視化,其中也有不少難點,比如穿越、平行空間以及數學,“誰愛看關于數學的戲呢?這是一個大難關?!鄙驀佬ρ宰约菏恰凹儗W渣”,“雞兔同籠”到現在也不太會計算,理科一塌糊涂,在拍攝的時候,劇組有專門的數學老師跟組。而編劇老師自詡數學不錯,好多數學題是編劇從網上找到的有趣題目,但是跟奧數有關的題都是專門找的。

  《天才基本法》故事中涉及的元素多,親情、愛情、友情、穿越、數學。沈嚴說,經過思考之后他決定要把親情作為劇中表現的首選,其次才是數學,平行世界只是劇中所采用的一個形式工具,愛情被放在了最后。作為劇中核心父女情的展現,老林在沈嚴看來是有少年感的人物,沈嚴說,如果自己作為孩子,爸爸媽媽是這么有少年感的父母,他會特別特別幸福?!翱上野植皇?,我希望在我孩子心目當中是有少年感的,能夠天真一些,別那么實際,這樣的父母我覺得是可愛的?!?/p>

  改編:希望塑造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即使他是一個天才

  劇中備受爭議的裴之“賴”在芝士世界不想回去的情節,也是劇中改編的一大爭議點。林朝夕和裴之的第二次穿越是因為裴之思念父親,想再見父親一面。但他和林朝夕卻在如何選擇上產生了沖突。曾經失去過父親的裴之,在平行世界里擁有父母和愛的人,還在高三就拿到了名校的保送資格。面對這些珍貴的東西,他的選擇是留在那個世界,不再回去。沈嚴說,這個情節的安排是編劇原創的,也是大家討論出來的內容,目的也是分分鐘把裴之從“裴神”的地位拉到人的位置,“這是會讓很多書粉不滿的地方,我也知道裴之這個形象在原小說當中叫‘裴神’,他在大家心目當中是神一樣的存在,可是‘神’怎么在影視劇中表現?我覺得特別難,所以我們就把‘神’拉到了人的位置上?!?/p>

改動原著,把“裴神”拉到人的位置改動原著,把“裴神”拉到人的位置

  劇集播出后,不少堅持原著應該原汁原味的觀眾就提出異議,認為劇版相對原著改動過大。原著中林朝夕是一個人穿越回過去,而影視版里林朝夕則是和當年奧數集訓營的紀江意外共同穿越。為何將一人穿越改成兩人穿越?對此,沈嚴表示,一是為了讓林朝夕在芝士世界可以有人交流,此外,雙穿的好處就是,讓紀江和林朝夕在后續的人物關系有一個很好的鋪墊作用。

  人物:林朝夕就是你我,是蕓蕓眾生代表的大部分人

  原著中的天才有兩個,一個是老林,一個是裴之。在原來的“草莓世界”,林朝夕的父親老林與同學裴之在林朝夕心目中都有著可望不可即的數學天賦。沈嚴坦言,對于老林這個人物,大家是心虛的,雷佳音也是心虛的。雷佳音在片場不止一次跟沈嚴說,我這個樣子能像一個數學天才嗎?此前,沈嚴跟雷佳音合作過電視劇《功勛》,雷佳音演物理天才于敏,但于敏是一本正經的,是非常傳統意義上的天才形象。但老林不是,他的形象被沈嚴大部分轉成了親情的部分,當天才掉落人間,變成一個普通人時候的狀態,而關于他數學天才的部分到最后的劇情部分才會有所展示。

老林的形象被沈嚴大部分轉成了親情的部分。老林的形象被沈嚴大部分轉成了親情的部分。

  相比老林偶爾在生活中流露出來的不靠譜,裴之在原著中更像是“神”一樣的存在,無論是芝士世界的小裴之還是草莓世界的大裴之,這兩個人話都不多,往那兒一杵,就像“神”一樣。這兩天被大家所討論最多的劇情就是,裴之該不該有私心,在他心目當中林朝夕重要還是爸爸重要?對于改編,沈嚴表示,他希望塑造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即使他是一個天才,是一個特別高冷的人,但是他在人性上是一個普通的人,“他有一個最簡單的需求,他想要見到他爸爸,他就是愿意跟爸爸在一起,在這個時候其他的人和事都往后退了一步?!?/p>

  劇中的女主角林朝夕則是一個天賦平平的孩子,對數學一腔熱情卻失利在奧賽戰場上。在爸爸老林和暗戀對象裴之兩個數學天才的對照下,林朝夕早早把自己歸入“平凡”的行列,大學念了哲學系。林朝夕的平凡普通在沈嚴看來,才是這個世界的原貌,“林朝夕就是你我,是蕓蕓眾生代表的大部分人?!?/p>

  表演:演員在我心目中是100%貼近人物

  《天才基本法》前半段的精彩都集中在兒童戲份上。曾經在《隱秘的角落》里出演過普普的童星王圣迪[微博][微博],在劇中與少年紀江在前期有著大量的對手戲,兩個小演員完整地支撐起了劇情發展。其他對應的少年角色如數學天才小裴之、少年章亮、少年陸志浩等,均演出了不同性格的少年形象。沈嚴此前執導的作品《中國式離婚》《我的前半生》《流金歲月》等都以描繪成年人情感見長,在《天才基本法》中,除了開場十幾集里小學生之間的情誼,還有后面中學時代的暗生情愫,與成人世界復雜多變的感情世界截然不同。沈嚴表示,最開始決定要將劇集前面十集放入孩子戲份的時候,團隊也有討論,前十集讓觀眾看小孩的戲,行嗎?最后沈嚴咬牙堅持下來了,“當時也有一些好的例子在給我們佐證,像《棋魂》等等,其實現在觀眾越來越看劇情,我們也想試一下?!痹谏驀揽磥?,前十集是原著小說當中的核心,因為只有前十集才能延伸到后面所有的故事,“把前十集保留下來,就用孩子。我們真是膽戰心驚地試了一下,沒想到反響這么好,大家都說孩子戲沒了不行,我們要看孩子?!?/p>

《天才基本法》前半段的精彩都集中在孩子的戲份上。《天才基本法》前半段的精彩都集中在孩子的戲份上。

  沈嚴坦言,如果大家認為劇版改得不好,或者是說劇情夸張,他都可以認領,這是導演的問題,這部劇是以導演為中心來創作的,包括編劇所做的努力也是經過導演認可的。但是說演員表演不好,他是絕對不認可的,無論是成人演員還是小演員。其中,張子楓是最先定的演員,因為先得找到林朝夕,找了林朝夕之后,大家開始尋找跟張子楓長得像的、適合演她爸爸的人選是誰,兩個人的照片放在一起要像父女倆,“連雷佳音自己都說‘我倆長得是挺像的’,倆人湊一塊就是父女倆的形象,沒得說?!庇捎诟木巹”纠飳懙脚嶂L大之后當了拳手,需要演員可以真打,張新成沒有用替身?!澳艽蛉?,長得帥,又具有天才氣質的,就是張新成。演員在我心目中是100%貼近人物?!?/p>

  導演談拍攝趣事

  談雷佳音:特別佩服

  我們一天的通告單經常是跳躍式拍的,所以雷佳音一天可能要演一次芝士世界的老林,一次阿爾茨海默癥的老林,一次正常的老林,和一次行為失常的老林。一天當中他要來回變,這個就特別難,雷佳音在處理每一個階段、不同狀態下的老林是真的不一樣,我特別佩服。

  談小演員:在人物狀態中表達精準

  拍小演員在一起的戲特別難,尤其是我的現場執行導演,每天累得從早上到了現場開始,耳朵是炸的。比如王圣迪跟大人一塊演戲的時候,沒事,她會老老實實坐在那兒,頂多跟你聊聊天。但是只要小孩跟小孩在一起,原本成熟的小孩也變成了一個小孩,然后就鬧成一片,每天不斷拿著喇叭喊,夏天又熱,現場真是特別難。

拍小演員在一起的戲特別難。拍小演員在一起的戲特別難。

  這些小演員本身特別聰明,很多臺詞都是他們現場即興發揮的。我舉一個例子,因為小花卷跟大花卷的個子差好遠,但是小林朝夕和大林朝夕的個子基本沒啥大差別。有一場戲是劇本里沒有的,臺詞里沒有的。小花卷跟林朝夕穿越沒有成功,倆人在那兒商量怎么辦?林朝夕就說,“要不你做我弟弟吧,咱們就跟著老林在這兒混,然后把草莓世界的東西帶回來,我們一樣能成功?!毙』ň砭驼f,“憑什么你是我姐姐,為什么我不能是你哥呢?”然后林朝夕就說,“你看你那個兒”,小花卷就立馬頂個嘴,“你看你草莓世界里那個兒”,這是演員自己蹦出來的話,一個9歲的小男孩,我在監視器邊上聽了哈哈大笑,我都驚了,他能在人物的狀態里面說出那么精準的話,這些小孩我特別服。王圣迪在拍芝士世界一場戲的時候,跟父親有一次要告別,準備要穿越走了。來到現場她就跟我講,“劇本提示我要哭,導演我可能哭不出來?!蔽艺f,“沒事沒事,只要情感到就行,哭不哭都無所謂?!钡鹊介_機器拍了,她真演起來進入人物情緒之后,眼淚嘩嘩地流,特別好特別好。

  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責編:拾恩)

娛樂看點

熱門搜索

高清美圖